总投资2752亿元

2021-04-02 13:24

“工业机器人从研发到应用,广东已经初步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,培育了一批工业机器人企业。”省经信委主任赖天生表示,目前全省机器人重点制造企业有159家,数量比2014年增长了2.6倍,2015年生产的各种机器人产量达到7500台左右。全省现在的机器人保有量41400台,2015年应用7500台,占了保有量的18.12%,比2014年增加了1.2倍;有180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用了工业机器人,比上2014年增加了80%。

同时,ppp项目管理的规范性也有待加强,“政府有关部门在试点过程中缺乏对ppp模式运作的经验和管理人才,对ppp项目的规范性要求、完整的流程、各环节的具体操作等了解程度也参差不齐,服务方面也是参差不齐。”曾志权指出,ppp项目资金筹措能力上也显示出“区域发展不平衡”的问题,特别表现在粤东西北地区。

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,曾志权表示,将把这些意见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,提请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出ppp立法的初步意见稿,抓紧就ppp有关工作进行立法。

从试点情况来看,去年广东有4个项目纳入了国家财政部第二批ppp示范项目,得到了国家支持;一共推出了122个项目,投资额达到2814亿元,规模在全国也是最大的;设立了ppp项目基金,“到2015年底,一共有项目119个,总投资2752亿元”。

在今年的省人代会上,最陌生又最频繁出现的就是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这个词。对此,省发改委主任何宁卡表示,这项改革涉及面很广,省政府将在今年3月召开会议,作详细部署。

据了解,为了进一步扩大工业机器人的应用,广东将探索工业机器人保费制度,让广东制造的机器人用起来更放心。

曾志权表示,广东还将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,鼓励企业直接融资;辅助降低企业用地、用电、用水特别是物流方面的成本,“望通过一系列组合拳、组合政策让企业成本与2014年相比能降低5%至8%。”

对于政府与私人企业到底该怎么合作、存在什么难点,曾志权表示,目前ppp运行存在法律不完善的问题,“由于ppp是一个创新性的工作,有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,也缺乏专门的法律,导致各方的利益难以顺利通过法律途径得到明确保障,社会资本对ppp政策的稳定性心存顾虑”。

对于“去库存”中最受关注的“化解房地产库存问题”,何宁卡表示,广东的商品房库存不算严重,个别市化解周期稍微长一点,但整体来说全省还是比较好的。“商业地产的库存相对大一点,化解周期要长一些”。

如何化解?何宁卡表示,一方面要推进农民工的市民化,满足新市民的住房需求;另一方面要推进住房制度改革,以满足城镇化新市民为落脚点,构建购租并举的住房需求,大力发展住房租赁业。

对于广东开展的ppp试点工作,曾志权表示,目前广东明确了鼓励推广ppp项目的八大领域,包括交通基础设施建设、水利工程、市政公用设施、农用设施、社会事业、生态环境保护、保障性安居工程,以及能源、林业、科技等其他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。

在化解商业地产库存方面,要鼓励商业地产库存把它改造为创客空间、商务居住复合式的地产等;同时加强对房地产企业的引导,引导房地产企业将房地产开发用于养老、文化、体育、旅游等产业。

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持续、长期的过程,只有通过不停顿的改革才能不断地优化产能结构,扩大有效供给,推动产业不断迈向中高端,不断提升供给的体系和质量效益,按照中央的要求,结合广东实际,我们要抓好‘三去一降一补’(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)”。

在国家层面,广东将积极争取国家财政政策支持进行产业升级,“初步考虑在2016年5月份开始全面进行营改增试点工作,预计一个年度可以减轻税负1000亿到1200多亿元。增值税税率也会按国家规定适当下降,大概可以减轻企业250亿元的成本。加上中央为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出台的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,这些大概可以给企业减轻300多亿元。一年预计可以在减税1500亿元左右”。

为了真正帮企业把税费减下来,曾志权透露,将争取做到广东能审定的涉企行政性收费项目零收费,“这一块估计可以减下来179亿元左右。”同时,降低部分社会保险缴费比例,“其实广东的社会保险缴费比例还不算很高,除了失业保险费率跟全国一样以外,其他都较大幅度低于兄弟省市。”

但广东的机器人产业也有“短板”。“现在的问题主要是技术层面,在机器人核心部件,比如减速器、伺服电机与驱动器,还没有完全攻关。”赖天生表示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广东已成立了3个机器人制造研究院,组织了15家重点企业进行重点突破,成立机器人联盟进行攻关。

在26日的发布会上,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表示,省多个部门曾就广东企业生产经营情况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。从调查的情况看,广东企业确实存在经营成本较高的问题,“比如说涉企的行政性事业收费项目和中介服务收费比较多,虽然广东涉企的行政性事业收费项目已经从2011年的150项下降到85项,年收费额从原来的500亿元减少到346亿元,但是目前审定的收费项目还有11项,仍然比周边其他省要高”。

ppp即公私合作模式,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融资模式。在该模式下,鼓励私营企业、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,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。

“广东在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上还有很大的空间,三年内广东对机器人的需求量是5万台左右。”赖天生表示,除了抓紧进行技术攻关外,接下来广东要培养发展机器人制造企业和重要平台,重点支持15家企业,“现在有159家机器人制造企业,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不能一哄而起,不要又出现产能过剩,政府还是要培育支持龙头、骨干企业。省里将通过遴选、竞争性的方式来重点支持15家左右的龙头企业。”

曾志权还列举了一组数据:“2014年我们的宏观税负还比较高,达到23.38%,高于山东的14.02%、浙江的21.35%、江苏的18.45%,也高于20.36%的全国平均水平。企业在融资、用电、用地成本等方面,在全国来说也都处于较高的水平”。